本文作者:中国黑客网

黑客高手24在线咨询(24小时在线接单的私人黑客)

中国黑客网 2周前 ( 05-08 12:49 ) 31
手机定位,聊天记录,破解密码,酒店开房记录 手机监控,通话记录,定位查找,破解各种密码 破解网站,定位找人,博彩追款,不成功不收费 黑客24小时在线接单客服微信号:2462685750

漆黑的房间内只有电脑屏幕发出亮光。卡历克坐在电脑前,反复点击鼠标,启动软件来破解密码、摆脱追踪、删除记录,远端某处则不断有科学研究档案被偷偷下载、有机密档案被删除、有政客的学历被篡改、有人的身份「死而复生」、有电脑被摧毁,也有金钱莫名被转往匿名帐户,当然最后都进了卡历克的口袋里。


卡历克是 Uplink 公司的黑客特工,于2010年3月24日加入公司,此后数月,他每晚坐在电脑前,一共破解了70个电脑保安系统、摧毁了远端24台电脑、篡改了25个陌生人的身份、赚取了34万元美金。直至2010年7月30日,卡历克在非法闯入全球犯罪资料库时,不小心被逮个正着。公司马上通知卡历克你的黑客生涯随之结束,一切痕迹都将被抹去。


这时,屏幕上只剩下孤零零的一行字:本次游戏取得的分数是389200分,Game Over。


《Uplink》是一款模拟黑客行为的电脑游戏,早在2001年由英国软件公司 Introversion Software 开发。就如同我在游戏里所创建的角色「卡历克」,玩家扮演2010年投身黑客服务公司 Uplink 的特工,为不同客户工作,赚取佣金;透过累积金钱,玩家可以提升电脑的软硬件配备,接受难度越来越高的任务,赚取越来越多的金钱。


从「电脑小白」到专业黑客


你所扮演卡历克其实原本是个「电脑小白」,关于电脑的名词,除了鼠标、键盘、Windows外,其他一律不懂。在 Uplink 公司登记特工账号后,公司安排我进行简短的教学培训,然后要通过黑客考试,才可以登录系统领取任务。


以下是入门关卡教会我的一些黑客基础:

入侵其他电脑或网络系统前,先启动反追踪软件 Trace Tracker ,这样才能全程知道自己被追踪的状态,在被带到之前全身而退;接入目标系统之前,最好以互联网信息中心(InterNic)作起点,并接通尽量多的跳转节点,以拖延被对方成功追踪的时间;在有限的时间内,使用软件破解各种保安措施,以完成不同任务,包括修改记录、删除或偷取文件等等。


最后,别忘记在目标系统及 InterNic 删除所有痕迹,神不知,鬼不觉。


通过测试后,我战战兢兢地登录公司的系统,在任务清单中浏览不同客户贴出的工作招标信息,其中包括基本工作性质、价格、所需要黑客技能水平。

我点开第一位客户 PDR-Net Associates 的广告;他们要求特工入侵竞争对手 Immutex Associates 的内部服务系统,协助偷取一份重要文件。这跟教学训练任务的流程完全一样,Immutex Associates 的保安系统也相当简陋,成功破密入侵后,Trace Tracker 显示我有超过5分钟才会被追踪得到。


但这毕竟是是首次任务,我精神紧张、小心翼翼地破解密码、下载文件、删除在目标系统及 InterNic 的连接登录记录,总算一切顺利。在把这份文件发给 PDR-Net Associates 几秒之后,我收到第一份报酬,正式成为一名电脑黑客。


初级任务多是如此,窃取或删除机密文件。再难一点,则是登录社会保险、学历认证等机构的数据库,窜改资料,把活人改成死的,把高中辍学生改成大学毕业生。有几次需要登录全球犯罪记录数据库,抹黑其他黑客的职业纪录,断送他们的黑客事业。完成一系列初级至中级难度的任务后,这些公式型的任务已经变成拿手小菜,甚至不用多想,全凭肌肉记忆就可以完成。


当然一切都要小心不留痕迹,毕竟公司一开始就声明,如有任何意外,将会删除我的所有记录,作为黑客卡历克的我届时烟消云散,一切又要从头再来。


就这样,我不断接活,有时还能讨价还价。钱越来越多,我选择投资在生产工具上,先步步升级电脑处理器,又购买了HUD-Connection Analysis(界面化连接分析器)、Proxy Bypass(代理屏蔽)、Monitor Bypass(监视器屏蔽)等软件,一边进行任务,一边熟习各种软件的用途和更复杂的破解方法。

越来越专业的我,慢慢对逐次收取酬劳感到不耐烦,于是部署发财大计——打劫银行。

从专业黑客到一无所有


「打劫一间银行和开办一间银行,又有何分别呢?」德国剧作家、诗人布莱希特在其编写的《三分钱歌剧》中有这样一句经典对白。作为黑客卡历克的我认为,打劫银行只是从「强盗」手里抢回一点金钱,不必罪疚——我发誓,这只是代入了游戏中角色的想法。


我锁定了 Action Inc. 国际银行后,就先到银行网站开设账户。随即,如常地设置好迂回的跳转节点,最终接上银行的服务器,经过 HUD-Connection Analysis 分析后,挂载上 Proxy Bypass、Monitor Bypass 等软件,确保万无一失。


下一步,我找到一个富翁 Gareth Fairbairn 的银行账户,并借助密码破解软件,成功入侵他的账号,轻松地将其所有储款约20万元转往先前开设的账户,再将两个账户的转账记录都删除干净。


最后,还是那些基本步骤——登录银行管理员系统以及 InterNic ,将以上操作的所有痕迹清除。数小时后,新闻网站上报道了 Gareth Fairbairn 在一夜之间沦为穷光蛋的消息,但没有人知道是谁干的好事。


此时,我已跃升成为顶级黑客,再进账20万元资金,几乎已能购置所有软硬件的最高级版本,打造一部超级电脑,更加如虎添翼,已经没有任何电脑保安系统能阻挡我了。


也许我到底是高兴地太早,2010年7月我接手了一件极其简单的任务:客户要求入侵全球犯罪资料库,为目标人物 Dan Miller 任意添加两项电脑犯罪罪名,并对他发出拘捕令。待 Dan Miller 被捕的消息被报道后,客户就会发放酬金。


一系列惯常程序后,我胸有成竹地将全球犯罪资料库的各项保安措施逐一击破,差不多完成所有步骤,就只差清除资料库内操作痕迹之前,Trace Tracker 显示卡历克还有20秒才会被追踪得到。读秒器一秒一秒地过去,Trace Tracker 的警号开始响起,操作痕迹就只差3项、2项……


就在此刻,意外发生了——我的鼠标没电了!

我呆在电脑前,看着读秒器倒数到零,全球犯罪资料库的保安系统将他踢出资料库,相关部门很快就寄来电邮,指追踪到入侵资料库的记录。数天过后,被捕的不是 Dan Miller,而是卡历克。Uplink 公司也将信息直接发到我的电脑上,通知我已被公司解除特工职务。


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没想到,一代传奇黑客卡历克,就栽在一只耗光电池的鼠标手上,Game Over。


特立独行的黑客游戏


《Uplink》这款游戏的好玩之处,在于它能透过简单的界面,让哪怕专业知识为零玩家也可以完全投入到黑客的生活当中。如今,各大游戏商推出的主流大作均追求模拟像真度,不断标榜表情及体作拟真、场景的复杂结构,以至非玩家角色(NPC)的人工智能开发等等。


但事实上,20年前问世的《Uplink》示范了,即使只以文字、平面图像及简单音效,也能为玩家带来极度真实的虚拟现实体验;在漆黑的房间内只有电脑屏幕发出绿色亮光,Trace Tracker 的警号越响越急速,一个又一个档案被销毁,黑客的刺激生涯大概如此。即使今天再玩,丝毫不觉过时落伍。


游戏还有一条主线剧情:玩家收到已故 Uplink 黑客排行榜榜首特工发来的邮件,得悉仙女座公司正开发一种名为「启示」的电脑病毒,以人工智能为运作基础,会定期攻击全球网络。另一方面,Arunmor 公司则在开发一种名为「信仰」的电脑病毒,希望能清除仙女座公司的「启示」。玩家可以选择投靠其中任何一方,并协助它完成各项主线任务,也可以置身事外,继续当一个独行黑客。



卡历克还未在仙女座公司和 Arunmor 公司之间作出抉择,倒不如由各位自行游玩这条主线剧情,体验黑客的生涯。当然,在现实中大家可不能这么干,不然会相关部门请去喝茶的。